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叶张《且歌且行》SONG15 最重要的决定

春小喜:

我自己的目录 --> 目录


 


上一曲:狂野想乡


下一曲:@TEN_小十 


前文归档:叶all-且歌且行


 


BGM:范玮琪《最重要的决定》




非原著向,同一个公司的员工。


出现一句张新杰称呼韩文清韩队,不改。(懒得改……)


建议搭配bgm食用,傻白甜,OOC,没有剧情(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正文


 


 


我常在想


应该再也找不到


任何人像你对我那么好


 


“你家那个呢?”


“今早被派出去了,明天才能回来。”


“那你这个是什么?”方锐好奇地掀开了叶修面前的保温瓶,随后被嫌弃地打开了手:“走开走开,别碰。”


“卧槽好香啊!药材汤吧?还是用好的药材煲的那种!”方锐不敢置信地啧啧摇头:“肯定不是你自己煲的,张新杰连出差都记得煲好汤给你,老叶你真是有够好福气的啊!就你那以前三餐泡面的德行现在身体健康那么好,全都是张新杰的功劳啊!真是大白菜被那什么拱了,真不明白人家为什么看上你。”


“羡慕?”叶修得意洋洋地小口品着药材汤:“嫉妒就直说,反正人家只看得上我。”


方锐嫌弃地挥了挥手,一脸被闪瞎的样子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张新杰被堵在路上,车子寸步难行,他很轻微地扯松了领带,调低了车内冷气的温度。


车是张新杰自己的,空调上方车板上粘了一对小小的娃娃,吸收着太阳能同左同右地晃脑袋,一个小人下工整方正地写着“叶修”,另一个小人下歪歪扭扭地写着“张新杰”,小人下用同样别扭的字体贴了张“小心开车”。


晃神间手机震动了两下,他开车的时候从来不看手机,但是眼下车子实在动不了,于是他拿起了手机看了两眼,是叶修的短信。


“我猜你现在一定被堵在路上,嘿嘿。”


张新杰气笑了。


手机再震动一下,第二条短信传来:“汤很好喝,老方嫉妒得要吐血了,嘿嘿。”


张新杰不咸不淡地回了条:“叶总,上班时间不要玩手机。”


那边马上传来一条:“我没啊!我在关心下属的身心健康啊!”


“我是霸图部门下的,不是你下属。”


张新杰一板一眼地纠正了叶修,嘴角在他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就连约好的会议可能会迟到这样的事情,也变得没那么让人烦躁。


 


我觉得再也找不到一个会对我这么好的人,没想到你也是这么以为的。


我们好幸运。


 


 


 


好到我的家人也被照料


我的朋友还为你撑腰


 


咖啡厅里。


“你和张新杰又吵架了?”苏沐橙有些头疼地叹气,举起叉蛋糕的叉子对叶修点了两下:“你啊,张新杰对你做到这样还不够?你到底还想怎么样啊?”


“现在我跟他吵架了,你怎么站在他那边?讲不讲理?”叶修郁闷。


“讲什么理,不需要用脑想也知道是你惹的祸。”苏沐橙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他对你多么好好吗。”


“得,他连你也收买了。”叶修无奈。


“哪里需要收买。”苏沐橙喝完咖啡,站起身来,像教训幼稚的小孩一样敲了敲叶修的前额:“你找得出第二个对你那么好也对你身边人那么好的对象,我给你跪。去找人家和好,别再吵了。”


叶修独自对着自己那杯咖啡,半晌后笑了出来。


 


“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回来了?叶修呢?”张妈妈问。


“没叫上他。”张新杰诚实道。


“吵架了?”张妈妈留意到自己儿子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说出理由,敏锐地猜到了真相。


“嗯。”张新杰应得有些生硬。


“怎么就吵架了呢?叶修那孩子脾气不是挺好的吗?”张妈妈嘀咕着。“不是你又总说一不二惹到他了吧?”


“没有。”张新杰脸黑黑的。


“如果是的话你就不好了啊,叶修对你多好啊,有些事情多互相迁就嘛。”张妈妈唠叨:“我记得上次你进医院的时候他守在你身边整整三天三夜啊,连衣服都没换,你醒来的时候还要嫌弃他。我说你有时候就不要那么坚持你的原则啊,叶修对你做的不够多吗?好像上次……”


“我知道。”张新杰难得显得有点烦躁。


一直低头看报纸的张爸爸抬了头,推了推眼镜:“叶修那孩子挺好的,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吵架。”


张爸爸的性格与张新杰极其相似,也是实事求是的人,连他也站在了叶修那边。


“……我知道了。”张新杰闷闷地应声,想从自己爸妈这里逃回叶修身边。


 


傍晚回家,推开家门,张新杰听见厨房里奇奇怪怪的鼓搞声音。


他走进厨房,看见叶修围了围裙,在手忙脚乱地把菜下锅。


“……你在干什么?”


“做饭。”叶修转过头来,苦着脸:“可是好像快要焦了。”


张新杰忍不住笑了,走上前接过锅铲:“不会做不要乱糟蹋材料。”


“所以还不是得你来做吗?”叶修讨好地凑近。


气氛正好,张新杰熟练地翻炒青菜,叶修轻轻环上张新杰的腰,从背后亲密地拥抱。


“干嘛?”张新杰耳朵有点红。


“对不起。”叶修拉下脸皮。


“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张新杰也说出了相应的话。


叶修吻上张新杰侧脸。


要和好实在太简单了,他们心里不约而同地想。幸好这么简单。


 


连我朋友家人都站在你那边了,跟你吵架,实在没什么胜算。


 


 


 


你还是有一堆毛病改不掉


拗起来气得仙女都跳脚


 


他们生活上需要磨合的地方太多了,叶修看不过张新杰凡事严谨到秒活得让自己那么累的行事风格,张新杰看不过叶修日夜颠倒抽烟抽得那么凶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一定要加五滴酱油?”叶修气馁:“六滴不行?”


张新杰坚持:“六滴太咸了。”


 


“你又抽了这么多?”张新杰皱眉:“少抽两根也不行?”


叶修耸了耸肩:“昨晚工作多了。”


 


……这毛病真的改不掉了,你我都咬牙切齿地想。


 


 


 


可是人生完美的事太少


我们不能什么都想要


 


但是因为是你,我愿意妥协。


 


叶修对着张新杰赖皮:“不能再加酱油的话,今晚让我不戴套?”


张新杰脸上罕见地出现了恼怒的样子:“好好吃饭,别说话!”


叶修嘀嘀咕咕:“行行行,吃饭吃饭。呐这个肉给你吃。”


 


张新杰截下了叶修手上新点起的烟:“你抽的量少一半,以后晚上让你做两次。”


“两次,再加射在里面?”叶修眼睛亮晶晶地。


“成交。”张新杰的脸在发热。


“那是一定要超过十一点的了,你不会做到一半睡着吧?”叶修怀疑。


“不会。”张新杰把桌上剩下的半盒烟都没收了,板着脸走了出去。


叶修看着他通红的耳尖,心情变得特别好,心跳有力地怦怦直跳。


 


如果这世间不能什么都想要,那我想要你。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我愿意 


每天在你身边苏醒


 


“起来了。”张新杰一如既往地在闹铃响起的三秒后精准地按掉闹钟,转个身摇叶修起床。


“嗯……让我再睡会……”叶修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昨晚赶合作书赶到半夜……”


“今早有高层例会,你我都要出席的,不能迟到。”张新杰坚持拉他起床。


“五分钟!再睡五分钟!”叶修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掌。


“这是你说的,五分钟后我来拉你起床。”张新杰戴上了摆在床头的手表和眼镜。


“那你先别走,陪我睡五分钟……”叶修睡得迷糊,还伸手精准地拉住了张新杰,手上施力,张新杰被拉着往他怀里倒。


“喂!”被抱住的张新杰警告叶修。


“就睡一会……”叶修迅速睡着了。


听着叶修悠长的呼吸声,张新杰压下起床洗漱的冲动,阖起眼睛,心里默默计算着五分钟。


 


……就算你喜欢赖床,我还是喜欢准时在你身边起床的感觉。


 


 


 


就连吵架也很过瘾  不会冷冰


因为真爱没有输赢  只有亲密


 


今天的张新杰又跟叶修吵架了。


中午叶修带着两盒饭,其中一盒里配着张新杰最喜欢的菜,溜到了霸图部门。


霸图众人在去食堂的路上遇见叶修,对他投出了怜悯的目光——张新杰今天一整天超低气压,因为他上班这么多年第一次迟到了。


独自留在办公室里的张新杰早有预料地看到叶修过来,本来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黑了。


“吃饭吃饭,来你看,你最喜欢吃的菜。”叶修讨好地把饭盒摆在张新杰面前。


张新杰黑着脸吃饭。


“还在生气啊?”叶修问,“我保证不再犯了。”


说到这个张新杰就生气,黑着脸瞪他:“……跟你说过不准做到那么晚的。”


“这不是昨晚喝了一点点酒吗,有点失控,下次不会了,保证保证。”叶修竖起三指。


“还有下次?”


“没有下次没有下次。”叶修认错,又忍不住放垃圾话:“……但是也是因为昨晚你太好吃啊。”


“我都迟到了。”身上还在酸软地疼的张新杰瞪他,镜片下流露出火气的眼睛看在叶修眼里特别勾人。“你知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迟到过?”


“我知道我知道。”叶修像在安抚炸毛的猫。“你放心,我早上已经跟老韩说过了,他会理解的。”


张新杰的声音徒然拔高:“这种事情你拿去跟韩队说!?”


张新杰的耳朵都红了,叶修赶紧顺毛:“不是啊我只是跟老韩说我拉着你帮忙处理那个对外的大案子工作得比较晚而已啊,你想到哪里去了……?”


张新杰想到自己想歪的事情,整张脸都红了。


 


就算你我经常莫名其妙吵架,但是跟你吵起架来,还是很好玩。


 


 


 


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我愿意 


打破对未知的恐惧


 


全身汗津津的叶修拥着张新杰,鼻息贴在他颈后,眷恋地吸进他的味道。


“……你干嘛?”已经闭着眼睛快睡着了的张新杰问他。


“想起了你刚答应我的那时候。”今天做得特别凶的叶修回答道。


“所以?”


“觉得我实在太幸运了。”


那时叶修明里暗里追了张新杰快半年,终于忍不住挑明的时候,做什么事情都有绝对的自信的叶修第一次感到了不安。


“我相信你不可能不知道我的意思,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勉强你。”那时的叶修这么说。


张新杰低头沉默了一会,叶修几乎要放弃了。


然后他抬头说:“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同,甚至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但是你同意的话,我愿意试试看。”


 


以为会循规蹈矩娶个贤惠的妻子组成安稳的家庭过完一生的我遇见了风一样的你,你教给我爱情的味道,我愿意为你试着踏入未知的世界。


愿意试着离经叛道地爱你。


 


 


 


就算流泪也能放晴  将心比心


因为幸福没有捷径  只有经营


 


今早起床的时候张新杰发现从来没有比他早起过的叶修人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张纸条。


“有急事,先走了。”


带着疑惑去到公司的张新杰一推开霸图部门的门就被吓到了。


几乎整个荣耀公司的人满满当当地挤在办公区里,硬是把宽敞的办公区挤得只剩下中央一小块地方。每人手上拿着一个粉蓝色或白色的气球,气球上印着一堆爱心和他和叶修的名字。


叶修站在中央那一小块空地里,手里深蓝色的天鹅绒盒子里静静躺着两枚银色素戒。


“我知道你不在意这些虚的,但你也该给我一个名分了,下次再被拉去喝酒我也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拒绝是不是?家里那个不让我喝之类的。”叶修大咧咧地走过来。“怎么样,下半辈子跟哥混了?”


张新杰笑了,把修长白皙的左手伸了出来。


“听起来不错。”


 


你是我这辈子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我愿意一直跟你在一起。


 


 


 


Fin.


 


 


 


 


###


【3500字】


 



 

评论

热度(279)

  1. 刀断水春小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