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恋与】恋与病症

红豆莲生:


  • 最前依旧:大福的馅儿(目录归档)


  • 本篇又名为#当四个野男人患上了奇怪病症#


  • 内含:肌肤饥渴症/依存症/人群恐惧症/认知障碍


  • ooc预警_(:з」∠)_











【李泽言——肌肤饥渴症】




李泽言罹患上了肌肤饥渴症。


让他难以启齿的是,这个症状发作的对象,只有你一人。




“李泽言?李泽言?你怎么了?”


他骤然回神,目光灼灼地盯着你在他面前不断晃动着的手。


方才那有意无意擦过你细腻肌肤的指腹处,仿佛燃起了一簇火苗,点燃了干燥的引线,带着燎原之势,一路烧进他的心里。


想要更多的抚摸你,拥抱你,想用这副躯壳和你交缠在一起。


皮肤下的每寸神经,都在疯狂而饥渴的叫嚣着,想要得到你的垂怜。


可是面前的你,却对此一无所知。


这未免太不公平。




“李泽言,你是生病了吗?最近怎么总是走神啊。”


“我没事。”他呼出一口浊气,按了按眉心,努力将身体的躁动平息下去,“倒是你,报告这样就完了吗?到底有没有认真做。”


“我已经很认真了啊!”你不忿的顶了回去。


“认真?”李泽言挑了挑眉,手上的钢笔敲了敲桌面,“你过来,我来教你一篇好的报告应该怎么写。”


你只好乖乖的走到他身侧,垂着眼睛,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一份合格的报告,首先.......”


触手可及的距离里,你的气息萦绕在他身周,快要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他那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就像一个笑话,在这样甜美引诱中轻而易举的溃败。


“.....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他听见了自己沙哑的声音,却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


“恩恩!明白了!下一次我会按照你教的写的!”


李泽言轻轻颔首,却在你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猛地起身拉住你的手腕,将你拽进了他的怀里。


“李泽......”


炙热的唇堵住了多余的声音,极尽缠绵地与你唇瓣厮磨,温软的舌尖挑开齿关,霸道的将你口中的空气扫荡一空,却依旧不满足似的,轻吮着你的舌尖。


如此亲密的接触,非但没有抚慰他的渴求,反而让他贪婪的想要得到更多。


喘息的间隙中,李泽言那低沉喑哑的声音带着毫不遮掩的渴望在你耳畔响起。


“我教学,可是要收报酬的。”


不待你说什么,他便将你抵在办公室的墙壁上,再次难分难舍的吻住了你。




病?


他的确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唯你可医。














【许墨——依存症】




许墨靠在墙壁上,试图用冰凉的温度刺激自己昏沉的大脑。


可是收效甚微。


想见你的念头依旧根深蒂固地宛如病毒一般在体内疯狂生长着。


空气里属于你的气息早已消散殆尽,大口吸入胸腔的氧气,远远不足以支撑他正常的思考。




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了唯一备注了姓名的号码。


“喂,许墨吗?”


“恩。”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有什么事吗?”


“你上午说要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你过来拿吧,我就在家。”


“诶!?这么快啊!可是......”电话那头的你显得有些迟疑,“我今天有事,可能要到很晚才能回去.....”


“没关系。”他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有些急切,放缓了声音,用一贯温柔的语调说:“多晚我都等你。”


“那、那我尽量早点,呃,早点回去,拜拜!”


听着你磕磕绊绊的话语,许墨仿佛能在脑海里勾勒出你此时脸颊泛红的羞涩模样。


他低笑一声,指腹按下屏幕上的播放图标,手机响起的音频赫然便是方才的那段对话。


清甜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他将手机贴在心口处,闭上眼睛,认真的从电流声中分辨着你的呼吸,假装你就在他的左右。


只有这样,那种沉入死海一般的窒息感才会有所消退。




作为科学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状态不正常。


比起这样的饮鸩止渴行为,他真正该做的,应该是服用药物压制异常的冲动,并和你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置身事外的继续自己的观察。


可他做不到。


你的存在就和所有成瘾机制一样,给许墨带去色彩缤纷、喜怒哀乐,让他悄无声息的染上了瘾,只能依存于你,且欲罢不能。




在理智和你之间,毫无疑问,他只会选择你。


爱你成瘾,


他甘之如饴。












【白起——认知障碍】


自从白起发现自己得了选择性失忆症,他就开始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清晨的闹铃准时响起,他睁开惺忪的睡眼,拿起手机按掉闹铃,视线却被屏幕上的备注吸引。


备注上写着:给她买早饭,送到公司。


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她”是谁。


白起又一次忘了你。




熟悉的慌乱之后,他轻车熟路的从第二层的抽屉里取出了一个褐色的日记本。


这是你送给他的礼物,如今被白起用来记录他与你的过往与现在。


他每天早上都会打开这个日记本,重新记住一切与你有关的事情,然后洗漱完,出门骑上小黑,绕到早餐店,给你买最爱吃的包子豆浆,送去你的公司。


日复一日,他已经重复这样的日常半个月了。




“谢谢学长。”你从他手中接过早餐袋,努力无视身后射过来的八卦视线,脸上带着一丝羞窘,“可是我记得说过今天不用带早饭了的.......”


“有吗?”白起半握拳头虚掩着清咳了一声,耳尖微微泛红,“那大概是我忘了。”


他的语气十分坦然,如果不是这个借口已经听了第八遍,连你都忍要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说过那句话了。


你眼神恳切的看着他,“学长都给我送了十几天早饭了,明天真的不用再送了!”


“和我客气什么。”白起挑了挑眉,板成一条直线的唇角泄露了他此刻不算好的心情,“我正好顺路,而且你一向不爱吃早饭,对胃不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也不好再拒绝。


“好吧,那麻烦学长了,改天我请你去吃饭吧。”


他凌厉的面容因嘴角的弧度柔和了下来,双眼盛满了琥珀似的光,“好,我等你。” 




晚上,结束了一天的任务,回到家里。


白起从抽屉的第二层里掏出日记本,像个初习字的孩子似的,认认真真地写下今天与你的每一句对话,末了还在结尾处“约会”上划下了重重的圈。


然后他打开闹铃,照旧备注上那句话:给她买早饭,送到公司。


一切完整的就像一个仪式。




哪怕一觉过后又会忘记你也没关系。


每一天,他都会去见你,


去遇见他的爱情。














【周棋洛——人群恐惧症】




他坐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抱着手机,手指轻轻抚摸屏幕里的文字,仿佛在透过它们,从你的身上汲取温暖与勇气。


「我等会就到片场啦,期待今天你的表现!」


“棋洛!马上要开拍了!赶紧出来吧!”经纪人在外面敲着门,嘴里还在絮絮叨叨的念着:“也不知道你今天怎么回事,状态这么差,一休息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休息室,问你怎么了你也不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棋洛自己都不明白,明明昨天还好好地,一觉醒来,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恐惧着人群,不愿意说话,任何人的靠近都会让他不由自主的抗拒,想逃离这里,逃到一个只有自己的地方去。


可是他不能,不止是因为预定好的拍摄行程无法更改,更因为你说过,今天要来探他的班。




周棋洛做了几个深呼吸,把手机放进贴身的口袋里,站起身走了出去。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灯光、人群、摄像机,所有人的目光如影随形地汇聚在他的身上。


熟悉的恐惧与不安,一瞬间涌上了心头,想要逃跑的念头充斥脑海,可他的身体却僵硬的像个石雕塑像,无法动弹。


导演拿着扩音器喊着,声音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似的:“周棋洛!台词!说台词!”


哦对,要说台词,可是台词......是什么来着?


细密的汗珠滑过周棋洛苍白的脸颊,他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冷的瑟瑟发抖,让他想找个地方蜷缩起来,抱着自己取暖。




“周棋洛!加油!!!”




清甜的嗓音在嘈杂声响中显得格外嘹亮,瞬间穿透了他混沌的大脑。


周棋洛猛地抬起头,准确无误的望向你的方向。


你站在人群的最外围,眉眼弯弯,手中高举着一个塑料袋,一边晃动着,一边朝他打着暗号。


“给你带的甜品,拍摄加油哦!”




瞬间,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一个你,清晰的倒映在他湛蓝的眼眸里,再也没有别人的身影。


周棋洛宛若重新置身于温暖的阳光下,蚀骨的冷意逐渐退去,虚脱的身体重新盈满了力气,恐惧与不安的情绪也被驱散得一干二净。


他朝你露出了一个比往日更加灿烂的笑容,薄唇开合,做了一个口型。


“好。”




你岂止是他的薯片小姐


你还是他的光和热,


他的全世界。



评论

热度(4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