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恋与制作人]一只小仓鼠

执戈:

※你是他的仓鼠设定


全职版本点我










Ver.李泽言










在工作休息的间隙,李泽言的目光朝桌角瞟去。




你正在一堆坚果里挑得起劲。李泽言对你的要求是不发出声音、收拾好自己的位置,遵守完这两点,你通常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并不怎么关注李泽言的言行。




“过来。”




因此,当李泽言朝着你的方向说话时,你正搬走一粒瓜子、思考要不要把旁边那粒花生啃掉,全然无视了某名总裁。




“还在吃,嗯?”




李泽言不怎么需要用力,便把你拈出了零食堆。




你在空中吱吱乱叫了几声。




“吱!”




“嗯?”




“……吱……”




你才发现拎起你的是李泽言,毕竟吃人嘴软,你的气势减小了几分。




李泽言把你放在了他手掌,他趁你舔他的指尖时挠了挠你的下巴:“回去想吃什么?”




“吱吱!”布丁!




仓鼠可以吃布丁?李泽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你一番:“而且,你不怕长胖?”




你刚想反驳什么,却感到自己被人整个地揉了揉。




不知何时,平摊的手掌逐渐收拢,李泽言的五指又好整以暇地揉了一会儿:“不过,要是长胖了,手感应该挺不错。”










Ver.许墨










你尤其喜欢许墨的手掌。




哪怕他已经帮你准备好了过冬的棉花,你把棉花拖进小屋后,又偷偷跑了出来,窝回许墨的手掌。




许墨似乎没有预料到你还会再出来,他将手边的文献推了推:“这么喜欢我?”




他另一只手的手掌、把你从头到尾巴地抚过去。




“吱qwq”




你动了动尾巴,满足地趴在许墨的手掌中。他的掌温刚刚好,你刚想蹭一蹭,便听见了许墨故作无奈的轻笑声。




他的指尖挠了挠你,挠到的部位显然考究过:“乖,该睡了。”




直到确定你睡熟,许墨才小心地打开门,将你放回小窝。












Ver.周棋洛












周棋洛此刻正被他的经纪人极为严厉地盯着。




“我说你。”通告被经纪人卷成筒状,经纪人左手握着它用力打了打右手掌心,“是不是把自己吃零食的梦想,全部都寄托在了仓鼠身上?”




下一秒,按照周棋洛熟知的套路,经纪人爆发了。




“薯片是能喂给仓鼠吃的吗??!!”




“可是薯片小姐……”




“还有巧克力!!”




“呃、呃她没吃……”




周棋洛一边抓抓脑袋,尴尬地干笑了两声:“胖嘟嘟的也很可爱啊……”




“等她胖了变回去,你和她之间也凉了,小子。”




“啊诶诶,原来是这样吗?!”




经纪人的一席话终于引起了周棋洛的注意,离开经纪人后他便匆匆跑进房间找你。




“薯片小……咦?”




你已经靠在周棋洛的耳机边睡着了。




“睡着了吗……?”他的声音低了下去,而后离开房间。




过了一会儿,房门再度被打开,周棋洛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他展开刚才找到的手帕,轻轻盖在了你身上。












Ver.白起












白起最近格外喜欢穿连帽衫。




原因无它,你经常顺着白起的手往上爬,爬到后背时白起便不能再看见你,他有些不放心,给你多留了一个帽子。




你经常故意摔进帽子里,等着白起握住你、把你捞出来。




然而今天,你坚决拒绝承认:你抓着衣料、艰难地吊在白起腰际这件事是你的锅。




警花妩媚的声音依然在空气中流淌,她的突然闯入让你一个脚滑掉了下去。你暗夸自己反应快,而不是因为你太怂。




“白起,我……”警花欲言又止,看清白起的表情后又愣了愣,“你心情不好?”




“是吗。”




白起的眉却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




你在他后背的动静他怎么可能感知不到,不过白起此刻正在桌后面坐着、他坐的也是靠背椅,就算你真的掉了下去,应该也掉在了椅子上。




想到这里,白起的手心朝天,悄悄放在了凳面。




你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挪到了他的掌心上方,然后抱着跳楼的觉悟滑了下去。




那只手稳稳地接住了你。




你刚回到白起的掌心,他的手便移到了身前。桌面之下,白起两只手都用来包住你,他大概是觉得你被吓坏了,干燥温暖的手掌几乎把你当成毛球一样来揉搓。




“吱、吱吱……”你含糊不清地表达着自己的抗议。




“什么声音?”




“没什么。”




白起的面色终于和缓了些,他面不改色地说着可能是椅子不太好,手却放在了你嘴边,示意你可以啃。




等警花终于决定离开时,白起忽然叫住了她:“以后不要再单独找我了。”




“……为什么?”




“……她生气了,现在不肯咬我。”









评论

热度(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