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恋与/全员】如果他的身体部位会说话

不灭在养呱呱中:

只有你知道的话。


应该会很有趣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墨〉




“老师。”


许墨面前的你亭亭玉立,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般无邪。


“我们交往吧。”


你唇齿间泻出的话如水似的轻柔。


“我喜欢你。”






许墨的眼睛:瞧瞧,没人能逃过被我俘虏的命运。


许墨的指甲:她最符合我的口味,可惜主人从来不会动心。


许墨的耳朵:听起来不像是假话。


许墨的眉毛:真可怜。不过我很期待拒绝时她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许墨的左手食指:安静一下。




许墨的薄唇:我觉得我们都被主人骗了。








“这是邀请吗?”


许墨眨了眨眼说。




你瞧许墨那深不可测的眸光里只承载了你。


“是的,我喜欢你,请做我的男朋友。”你歪了歪头。


“老师。”






他眉梢渐弯。


嗓音低沉悦耳。


“好。”










许墨的大脑:【警告】【警告】【警告】现在的我无法思考。










只想占有她。












〈周棋洛〉




你正在片场指挥员工。


不知道是哪里传开的惊呼,你顺着声音望去,看见了远处的周棋洛。


他是来找你的吗。




“周棋洛——”


你瞬间笑了。






周棋洛的耳朵:我我我我听见了薯片小姐的声音!!


周棋洛的手:想摸她头。


周棋洛的大脑:批准,她最可爱了快去!!


周棋洛的嘴巴:想亲她。


周棋洛的大脑:驳回。这么多人呢你都没有脑子的吗喂!?


周棋洛的耳朵:它确实没有脑子啊。


周棋洛的眼睛:薯片小姐越来越可爱了,担心被抢走qwq


周棋洛的嘴巴:我还是想亲她……


周棋洛的手指:见面礼还是让我们来吧哈哈哈




周棋洛走进你顺便握住了你的手,你们交往的事情在幕后不算是秘密。


他正打算笑嘻嘻地开口,但是你马上上去啾了他一口。




呆愣的周棋洛。




周棋洛的嘴巴:看见没!!!是她先动的嘴!!!




周棋洛勾着你的手指闷闷地说。


“我想你了。”




你只是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的看向他。


“我也想呀。”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突然笑的肆意。


捉住了你的唇。






周棋洛的嘴巴:yeah————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棋洛的大脑:唉。不管了,管不了。










〈李泽言〉




你依靠在桌边和同事寒暄,手里捧着一杯热乎的咖啡。




忽然,前面一部分人马上低头认真工作的样子。




这只能说明,李泽言来了。




他的目光笔直,过于一丝不苟。


你几乎看不到他有什么面部表情,索性侧过头与同事继续寒暄。


唯一感触到的便是他大衣下摆生风,皮鞋压制地板的声音清脆。




李泽言的眉毛:那个女人……头发怎么还是翘的?没睡好吗?


李泽言的眼睛:咖啡太多握得都快洒出来了也不知道,白痴。




你抖索一下,低头去看自己不自觉倾斜的瓷杯,慌忙摆正。




李泽言挑了一下的眉毛:终于察觉了。


李泽言的高鼻梁:纽扣没有扣完,员工形象她摆在哪里?差评。


李泽言的右无名指:跟那男的说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以为在上幼儿园吗,呵。天真无邪的低龄儿童。


李泽言的左拇指:要不要上去提醒一下。


李泽言的左食指:不要。


李泽言的薄唇:没衣品。


李泽言的眼睛:的确。不过我喜欢。


李泽言的大脑:喜欢全部。


李泽言的左手:赞同。


李泽言的眉毛:赞同。


李泽言的脚趾:赞同。


李泽言的高鼻梁:赞同。


李泽言的瘦腰:赞同。






你走上前去。


李泽言正好接过魏谦递过来的策划书。


准备上电梯顺便看看。






“早上好,总裁大人。”


听此的李泽言并没有回头,继续走着。


只能依稀看见他的侧脸。








在透过落地窗的晨光中。


你发现他在笑。








李泽言的薄唇:有生之年我做了下伸展运动。


















〈白起〉




你第一次觉得床前的台灯散发的光是那么昏暗。


“白起……?”


“白起…!”


“白起。”




没有得到回应的你只好上去环住那个背对你的男人。


摩擦的床被窸窸窣窣地发着声音。




“我错了,大人。”


“逮捕我吧。”


“不过我这是初犯,您通融一下嘛。”


你拿脸蹭了蹭他的蝴蝶骨。




“去咖啡厅见他是因为公事…真的,我发誓。不告诉你…你不是忙吗?”再说谁能想到马上就被你发现了…啊万恶的风场控制。


“白起?你真的生气了?”




“嗯。”他终于愿意开口施舍字眼。“我生气了。”




白起的嘴巴:骗你的。谁让你骗我。


白起的高鼻梁:还是现在她身上的味道我最喜欢。


白起的大脑:她有点颤抖,是不是冷了?


白起的耳朵:呼吸还算均匀,应该没有受凉。


白起的胳膊:那到底要不要转过去?


白起的蝴蝶骨:别…我有点…幸福。




你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




“笑什么?”他在黑夜里的声音性感至极。




“笑我们先生,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你说着,又上去蹭了蹭他。




“有多可爱。”


他侧过身注视你。


说得有些沙哑。








你有些疑惑,感觉腹下有一丝灼热感。








白起的大宝贝:有我可爱吗?






你:……

















评论

热度(5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