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当你注销掉恋与账号之后】

宋芳尘:

★〈全员X你〉


★    有刀子


你是在李泽言面前,一点点慢慢消失的。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化为蓝色的数据,没办法拉住你,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变成半透明。
他也想过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失去你,或许是你腻了这个游戏的时候吧,可他没想到会那么快。
“喂!谁允许你走了!”
李泽言伸手想要抱住,却从你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站在他面前的你面部僵硬,最后化作了四散的光斑,飞出窗外无影无踪。
他望着空荡荡的怀抱,出了神。
四周开始响起刺耳的警报声,这是这个世界崩塌的前兆。
一个由你作为核心而存在着的空间,你注销掉了核心,这个世界自然会随之瓦解。
“警报!警报!”
机械的女声在耳边想起,冷漠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李泽言却突然笑了,那笑声既凄惨又绝望。
如果你还在,你一定心里要笑话这个毒舌的男人,可你永远不会回来了。
他那么狼狈的样子,你不会看得到。
“白痴。”
这是最后一次那么叫你了。


白起看到了,就在李泽言的办公楼下,你残存的数据随着风飞了出去,他隐隐约约的知道发生了什么,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那荧蓝色的光点飞得真快,白起差点就要追不上了。
“你要去哪儿?”他大声喊着。
你的数据停下了,转身围绕着白起转了一圈,它划过白起的手指和眉眼,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太阳,一眨眼就不见了。
白起急了,想要追上你,问你为什么要离开,却被无形的压制住,再也飞不高了。
“不要!!”
谁会听得到他的呼唤呢?也只有那一直伴着这个男人的,凛冽的风了。


太阳的光线一下子没了,黑色的云压了一层又一层,就像玛雅预言里的世界末日一样,可现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的确是末日,白起心里想。
四周狂风大作,肆意的摧毁着这个城市,和你一起走过的街道,树上的银杏叶,还有那个有过回忆的游乐园。


白起想要阻止,却发现根本无法控制这些风场。看到街边的路人顶着飓风艰难的走着,一个小女孩的气球被吹走了,她被突如其来的变数吓的不知所措,还被刮的在路上摔了好几跤。
白起冲过去抱起她来,小女孩抬起头来,露出了委屈的脸。
“谢谢哥哥...”小女孩刚说完,突然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她的身体渐渐虚无,化为蓝光同样冲向了天空。
白起愣住了,他站起身,看着周围一个个的行人被解析成光斑,无一例外。
他有些自嘲的看了看自己的手,那双手干净又充满了力量,现在却从指尖那里一点点的被腐蚀。


周棋洛本来好不容易有个周末的,可突然的警报声让他一下子站了起来。
“出什么事儿了?”
他看着家里的所有电子设备屏幕都换成了警报的字样,他以为是被网络入侵了,正试图修理,却发现根本没有用。他心里没由来的一慌,拿出手机打算打电话给你。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电话那头的提示音让他愣了一下。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他拿起外套就冲了出去。


外面的天好黑,为什么会那么黑,压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一路上连个鬼都看不到,好不容易跑到你住的公寓,累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你来了。”许墨原本一直微笑的脸现在面无表情,倚靠在你家门口,看到周棋洛的到来好像也并不惊讶。
“薯片小姐呢?”他看了许墨一眼,心里像是被不安撕扯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他甚至没能发现自己说话已经开始颤抖了。
他见许墨没理自己,便使劲拍着你的房门。
“薯片小姐!薯片小姐你在家吗?我是周棋洛啊!”
回应他的只有窗外呼呼作响的风声。
他拧了拧门把手,发现根本没有锁门,他开门进去。


窗帘只拉了一半,玻璃窗没有关好,外边的狂风吹进来,把你平时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吹得一团乱。
从窗外看去,整个恋语市都笼罩着一层死气,天越来越黑。
许墨也走了过来,看着窗外的景色,神情是从未见过的冰冷。
“她走了。”
他的手紧紧的抓着窗沿,捏的骨节泛白,上面的漆被他抓进修剪整齐的指甲里。
周棋洛不可置信的看着许墨
“我不相信!”即使心里已经有这个最坏的打算了,可真的知道的时候,还是无法接受。
“薯片小姐还答应了我下周要请我看电影!她一定不会食言的!”
周棋洛顺着墙壁坐了下来,原本明亮的蓝色眼眸一点点失去光彩,变得空洞又麻木。
“她...真的走了吗?”
许墨没有回答。只是望向已经被遮住的天空,试图从那里找到什么自己曾经迷恋的东西。


她的离去意味着什么,谁都心知肚明。
一旁的周棋洛却低低的笑了,“其实她才是最残忍的那个人吧....”
他的眼中浮现出疯狂的色彩。
“她从来没有爱过我们其中任何一个不是吗?”
周棋洛痴痴的望着自己渐渐化为数据的手臂,“我明明那么努力了。”


四周的黑暗似乎能吞噬掉一个人。
旁边的周棋洛像是睡着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只是数据分解还没有停下,越来越多的蓝色光斑从他身体里涌出。
许墨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自己是从左半边脸开始分解的。
那幽幽的蓝光把他的五官衬托出极端的两面。
“对她而言,这不过是一场游戏。”可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切了。
许墨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开始看不清了,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有你的色彩的话,这个世界也就没有意义了。
与其漫长的等待,这么痛快的消失说不定会更好。
“我的蝴蝶,这下是真的飞到我再也抓不到的地方去了。”
他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就如同你们初见那时,连嘴角弧度都相差无几。


一阵风吹过来,把窗帘弄的飘飘摇摇,桌上撒着的文件被吹到空中,伴随着淡蓝色的荧光飞了出去。


等风渐渐平息下来,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评论

热度(1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