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记梗一:白起与古装paro的兼容性

汤团儿今天也换了姿势日楷楷:

首先他肯定得是银鞍白马、飒沓流星的少年郎将,系马高楼惹得多少春闺醉。


虽然文课疏懒,投壶作乐时候脱口而出的残章断句如“纵死犹闻侠骨香”,也能叫苦苦钻营的酸腐儒生妒得捻断胡须。


其次他大概不甘心祖上荫庇也不乐意在距敌千里之外的帷幄中横槊运筹,宁愿领百人轻骑草行衔枚或是雨夜奇袭。


可这还只是他斜剑凌波,孤身刺敌的掩饰。


天将大亮,己方上将整军时正要训白起纨绔贪睡,他直接丢出敌将眦目带血的一颗人头。众将士一脸蒙蔽,还没开打呢怎么就结束了。


云台论功时候小郎将给父叔长辈灌得眼花耳热,拔剑暴起吓煞众人,他却自跌跌撞撞跃入庭中削桃枝,拢了最满意的一束向心上人邀赏,见姑娘抿嘴一笑才放心醉倒如玉山倾覆。


第二天醒来什么自然都不记得,依然故作冷淡地绕路好从姑娘家门前打马而过,寻媒说亲的胆子都没有,殊不知自己的小秘密已经被半个京城都知道。


坐在树上摆弄草叶编出的小玩意傻笑,不敢送给喜欢的姑娘又怎样,脑补里已经和她儿女成群啦。




ps。都是和陌陌聊骚时候灵光一现的画面,还是记下来好了。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