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断水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全职粉,什么都吃一点

沉迷楚留香,希望能和朋友们一直玩一下去
坐标江城子杏花春雨

叶all 深情寄你 前篇四

靥之_马甲已换江湖再见:

*原著向


*叶all


*时间线世邀赛后第十一赛季


*自认水平一般,有ooc,谨慎观看。


*苏叶神,作者叶修脑残粉,已经疯了不用拉我。


*前篇类似于番外,是正文发生之前的世邀赛的一些事。


========================








        前篇四


 


        训练室里有些喧闹,刚配合没多久的家伙们充满了问题和新奇,各种充满了创意的打法纷纷冒头,一群人正讨论得不可开交。


        但叶修和喻文州推开门的一刹那,目光齐刷刷地转了过来,刚才还有点沸反盈天的室内一瞬间如同被按了暂停一般消了声。


        方锐率先反应过来,吹了个响亮的口哨。


        楚云秀慢了他一步,但是更是直白。来自烟雨的御姐队长踩着高跟鞋站了起来,大声邀请:“约个会呗叶领队!”


        “卧槽楚云秀你——!”被楚云秀把自己想说不敢说的话给说了的张佳乐不知道是有点恼羞成怒还是怎样,没忍住吐槽出声,好在悬崖勒马没把话说完,他差点就直接露馅了。


        方锐可不管,他平时就和叶修闹腾得厉害,真心话掺在玩笑话里就算是叶修也分辨不出来。于是他抢到了楚云秀下一句的话头前:“约个会啊老叶!”


        坐在方锐身边的王杰希顿时多看了他一眼,方锐完全不在意,还得意地扬起了下巴——你们这些正经人啊就是辛苦。


        苏沐橙可不怕场面混乱,她一拍坐在自己身边的黄少天的肩膀,笑嘻嘻地对着大家得意地开口:“叶修是我的!”咬着下唇的黄少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抬头看了眼苏沐橙,后者回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眨眼。


        看这闹成了一锅粥的现场,叶修无奈地问喻文州:“我怎么没见你反应这么大呢?”


        “哪里,我明明已经为你深深地沉迷啦,前辈。”


        “……感情最会闹的是你是吧。”叶修无言以对。他抬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好了好了,不闹了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是,再闹晚上让张新杰查房啊。”


        “……”


        立时消音说的是什么,说的就是现在啊!


        然而,孙翔总是有些和普通人不一样。


        “卧槽这谁?!”他一脸惊呆。


        “叶修——?”孙翔变得一脸僵硬。


        “……是啊是啊翔哥是我。”


        唐昊在一旁捂脸:“阿翔你反射弧为什么这么长。”


        “我刚才没管你们啊!”孙翔努力反驳:“我刚才看训练分析啊!只是抬头看看你们怎么这么吵。”


        “你们好烦。”孙翔持续补充。


        “还有叶修你为什穿成这样?”


        一群人又齐刷刷地转过头去看叶修。


        叶修的确不是常见的样子,他平常总是休闲无比的,甚至可以说穿衣画风全看苏沐橙。而今天,很不一样。


        裁剪得体的西服把叶修其实很不错的身体比例勾勒了出来,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修。这人把背挺得直直的,不似平时总是略带一点的吊儿郎当和漫不经心,正经得不得了。偏暗色的衬衫和纯色领带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过分肃穆,但是那总是云淡风轻平静而又洒脱的独属于他气质却把它们压制得好好的,不显一丝的突兀。胸前搭配服装的人还给他配了一个暗红色的丝绸手绢,不知道是极了解叶修还是一个意外的巧合,骚气的只露出一角的暗红手绢和有些过分严肃的衣服在叶修的身上居然相得益彰有了一份难言的协调,帅气利落。


        走了叶秋风格的叶领队无奈的一摊手:“所以你们都忘了下午中国队的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吗?”


        众人面面相觑。


        叶修嫌弃,转而却又道:“好了好了,你们训练去吧,这些事交给我就好了。”




 


        “晚上查房吗?”张新杰问。


        一群人惊恐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齐刷刷地转过头去看叶修,他们今天特别擅长这个群体动作。不过现在的他们眼里可不是八卦,而是深深的惊恐,尤以同来自霸图的张佳乐为最。


        张新杰不常查房,但是一查就不好了啊!


        叶修,你坚持住,坚持住啊叶修!


        然而叶领队觉得,做人,要说到做到。


        “查。”


 


        下一秒,仍不在状态的孙翔感受到了什么叫作万箭穿心心,什么叫做眼神的洗礼,什么叫做我好想大喊我是无辜的,这充满怨念的人群中甚至包括了他的队长周泽楷。


 


 


         *


        叶修被激动得全场媒体人员们的闪光灯晃得有点眼晕,走在走廊上时不忘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喻文州在他身边笑言下次是不是要备一副眼镜。


        几乎与昨天情况相同的,叶修又在训练室的门前看见了人,那个他昨天还和喻文州讨论过的俄罗斯队长从照片中走了出来。身材高挑的帕柳金娜就算穿着平底鞋也和正在和她交谈的张新杰齐高,她身边站着的赫然就是昨天被叶修七杀了的小伙子们。


        听到一边传来的脚步声,帕柳金娜也转过了头,正好对上叶修的目光。比起她本人略带侵略性的美貌,帕柳金娜的眼神相对要平和的多,她浅蓝色的漂亮眼睛直直对上叶修的目光,加紧了几步朝叶修走了过来。


“        你好,中国队的领队与队长,我是俄罗斯队长帕柳金娜-霍洛维兹。”女队长友好伸出了手。


        “我为我的队员昨天的鲁莽和失礼向你道歉。”


        这朵来自俄罗斯的美丽的向日葵身体微微前倾,态度诚挚,然而下一秒,她话锋一转。


        “然而现在,我希望我们能在这里来一场。”


        北国美人话语掷地有声。


        “我由衷敬佩你的强大,但我绝不会白白看我的队员被人欺负。”


        气氛一瞬间有些凝滞,然而叶修和喻文州却没有受丝毫的影响,后者甚至颇为友好地给帕柳金娜回应了一个喻文苏式笑容。冷着脸的俄罗斯队长不禁稍稍柔和了语气。


        “你知道的,做长辈的,这时候总得找回场子。”


        “我明白。”喻文州说,然而他又试探性地问道:“但如果霍洛维兹小姐你也输了呢?”


        “这我说过了。”帕柳金娜丝毫不受影响,坦坦荡荡,她目光灼灼,直视着叶修:“我由衷敬佩你的强大。”


        语毕,俄罗斯队长又用余光瞥了撇身后的小伙子,一排家伙一瞬间收腹挺胸站直了身体。


        “要把这群家伙全部击败,就算是我,可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一旁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中国国家队队员们一瞬间明白了全部,一个个全部看向了叶修,脸上挂上了大写的谴责——‘丧心病狂’。


 


        “我就知道,他就算退役了,出国了,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方锐捂着脸一脸不忍听这惨剧的模样,满是沉痛,当然他要是能把那高高翘起的嘴角压下去就好了。


 


        叶修率先往训练室走去,他知道门口搁置这么久,里面该收的东西肯定都收了。开新闻发布会去的他,身上并没有带账号卡,然路过苏沐橙身边的时候,姑娘笑意盈盈的拿出了沐雨橙风,叶修极为自然地接过。


        叶修和帕柳金娜如同约定好了的一般开了修正场,登陆完毕后伊凡一怔:“你不是神枪吗?”


        “神枪?”苏沐橙眨了眨眼。


        叶修面不改色,极淡定地操作着等待页面中的沐雨橙风挥舞了一下手炮吞日,权当热身。


        “昨天顺手拿了一张神枪的卡。”


        “哦。”苏美女点点头,觉得没什么疑惑了。但是听完翻译的俄国小子们却更懵逼了——你们不觉得你们的对话哪里不对劲吗?他们同时看向中国队的队员们,然而这些家伙们却觉得叶修已经对他们充分解释了为什么昨天是神枪今天是枪炮师。


        帕柳金娜没什么疑问,她已经把全部心神放到了比赛中,稍稍调整好竞技场的数据,PK就开始了。


        时间滴滴答答,240秒的时间很快过去,PK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绝对算得上精彩绝伦金鼓喧阗,龙争虎斗满屏剑影炮雨,然而想象中的险象环生跌宕起伏却没有出现。


        叶修占据了优势,并且保持到了最后。


 


        帕柳金娜很强,准确的说非常强,这是在场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的。俄罗斯是一个没有正规联赛基本只有各大赞助商举办的单人PK比赛的地方,辗转各大比赛成名的帕柳金娜算得上荣誉等身,她今天的表现也成了她个人能力明晃晃的佐证,狂剑士的攻势凌厉锋锐势不可挡,许多细节在复盘分析的时候都会让人惊叹连连赞不绝口。在场的不管是哪方的人都不敢说自己和她PK能有笃定的足够的胜率。


        但就是这样的帕柳金娜,就是这样如同疾风骤雨的攻势,在叶修的手下没讨得什么的好。一挥一砍一人一剑全都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今天的叶修包容得可怕,见招拆招,帕柳金娜气势汹汹的攻击被他一一化解,几乎每一次交锋叶修失去的都是更少的血量,于是,他站到了最后。


        孙翔站在人群里,抱着手臂,看着比赛。他忽然感觉又回到了第十赛季最后那可怕的六点五秒。那种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强大和自己只剩茫然难以反抗的无力。


        叶修又变强了。


        随着年龄增长状态不可避免的下滑,更别说离开嘉世重新拼搏的辛苦和季后赛中尤其是决赛中不顾一切的爆发给叶修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害,叶修的身体素质和韩文清一样不停地走着下坡路。然而他的经验和智慧却如同深埋的根不停地不停地发展,往深处走去,汲取营养,维持着地面上苍天大树的繁茂。


        阳光在减弱,风雨要袭来,然而大树却绝不服输。


        这一刻,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孙翔无比想见识一下同时有着最巅峰生理状态和此刻圆融如意的意识的叶修。


        或许真的会强大到让很多人绝望。但孙翔不会,看着这样的叶修,他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斗志如同火焰,燃烧得更加地旺盛,几乎要把一切殆尽。


        而其中,那曾经只是如火星般丁点大的仰慕与爱意,也随着这势头,一起冲向了天际。


         


 


 


        满室寂静。


        叶修退出了竞技场,取下沐雨橙风,还给了苏沐橙。


        短短四分钟,帕柳金娜的汗珠却已经顺着鬓发滴了下来。她拔卡,站起了身,这个一直有点冷着脸的俄罗斯队长突然笑了,对着叶修。她面容上有着那么一点无奈和不可思议,眼睛里却是满满的战意与叹服。


        “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喜欢你,叶修领队。”


        “谢谢。”叶修说。


        “中国队也像你一样强吗?”


        “当然。”


        “那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嘿,我能要你的电话么?”


        “哇哦!”不怕死的伊凡率先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帕柳金娜没有丝毫的局促,她将鬓角的碎发别到的耳边,神情依旧落落大方。


        叶修把自己的手机解了锁递过去,女队长熟练地用它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时间紧迫,说的不只是中国队,对于没有什么团队合作经验的俄罗斯队更是如此。俄国队很快就要离开了。走到门前,即将推门离去的时候,帕柳金娜福至心灵,半转过了身体,下颌轻抬注视着叶修,五指并拢掌心向下,直指太阳穴。


        她行了一个标准的俄式军礼。


        “Досвидания  ,  товарищ ”【回见,同志。】


        叶修一怔,有些意外,但很快他就收起了自己的惊讶,露出了罕见的称得上柔软的笑容,混合着怀念与喜悦。在场的很多人都很诧异,他们几乎从未见过叶修这样的表情。


        他回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中式军礼。


        “Досвидания  ,  товарищ ”【回见,同志。】


 


 


 


 


        *


        在脚步声还在门外走廊的时候,叶修就已经认出了那是谁。于是,在黄少天的手指刚刚抬起的时候叶修就把门打开了。


        “晚上张新杰查房呢,你怎么还乱跑?”叶修问。


        “还不是你,屈从与他的淫威。”


        “我不知道孙翔会那么可爱。”叶修摊手。


        “怪你。”黄少天把手中的药油往他怀里一推。“让你穿着那身四处乱跑。”


        “有那么奇怪吗?明明沐橙赞不绝口啊。”叶修疑惑。


        “我不太习惯。”黄少天不想多说,他拉着叶修在床边坐下。


        “怎么了?”


        黄少天没回答,他双手握住了叶修的。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来,少天大大带你做手操。”


        “真贴心。”叶修赞。


        “你有本事就把这三个字给我记一辈子啊老叶!”黄少天说。


        “好啊。”叶修利落地点头应了。












======


        接下来前篇告一段落,我休整休整,去把正文完结了。

评论

热度(197)

  1. 刀断水靥之_马甲已换江湖再见 转载了此文字